穷游只在心得乐趣;浮生若梦,只愿真性情一生

admin 大众评论 2024-01-18 19:04 1108

ll211.jpg

《浮生六记》是清代文人沈复,字三白,以其居家生活和浪游见闻所作的的自传纪实散文。作者以李白的《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》中“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”之句为书名,总共六卷。分别为《闺房记乐》、《闲情记趣》、《坎坷记愁》、《浪游记快》、《中山记历》、《养生记道》,据说后两卷原稿已遗失,是民国时期拼凑杜撰的,但仍可一读品味。 

一,芸娘

沈三白人生中最重要的女子是青梅竹马的妻子芸娘。芸娘与沈三白同岁,是其表姐,不算十分漂亮,学语时会背诵《琵琶行》,幼年能作“秋侵人影瘦,霜染菊花肥”的佳句。她会侍弄花草品茗制香,会刺绣女红相夫教子,更是与丈夫对美有同样敏感的感悟和痴爱,且共同追求淡雅平实的田园生活。 

她蕙质兰心,娴静恬淡,时常与丈夫在沧浪亭内邀月对酌,太湖里荡舟漂泊。夫妻二人于萧爽楼中会客聚会,与友人结伴出游,烹泉煮茶。夫唱妇随,很是恩爱。

芸娘也是聪明可爱,灵动天真的。她会女扮男装,随丈夫逛庙会,而沈三白从旁掩护,筹谋划策。她也豪爽大度,与船娘结为挚友;跟随当时纳妾风气,为丈夫物色。

芸娘也因其这份天真善良,遭人嫉妒,失欢婆婆;为小叔做保事后遭其抵赖,公公不问青红皂白,将夫妻二人赶出了家门。家庭的失和导致了夫妻二人之后的坎坷人生。 

但是,芸娘仍是“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”。她的美不是惊艳,是细水长流。她和沈三白的“情”在于平实生活中的相濡以沫,没有轰轰烈烈,是志趣相投。身为女子,于那时代多有不便与被苛责之处,但仍是心性恬淡,善于创造生活的美丽,淡泊名利,钟情于诗书田园。 

二,穷游

《浪游记快》记录了沈复从年少到从事幕僚工作三十来年,多年的山水游览足迹。放到现代,大部分都算是“穷游”,没有啥大肆挥霍,只是在喜欢寻找这山川水景的天然之美,人文的乐趣。

游览过杭州西湖,观看过钱塘江大潮;登金山焦山(白蛇传中的水漫金山);过富春江,登严子陵钓台;看十二年一次的花果大会等等。还有与友人一起寻找山中隐迹,如庙宇道观等,开心地观赏早已经落寞的楼宇,及附近的天然风光。 

哪怕最穷苦时,去借钱的路上,也不忘苦中作乐,穷游一番,为了观看山峰上的天然洞府,因没有路径可走,竟徒手攀爬上去,很是大胆。就如他所自述“故名胜所在,贵乎心得”。穷游的乐趣只在令自己开心与对这山川水流的喜爱。 

《中山记历》则是记叙作者跟随出使琉球国的所见所闻,风土人情。使团入琉球的迎接礼仪、册封流程,琉球国的历史地理、刑法,粮食酒类、民居、寺庙、语言文字礼仪等等,比其他正式文件记叙得更为真实和细致。

三,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

《浮生六记》如作者自述,不过是记叙生平之事。沈三白与芸娘相伴二十三年,因家庭失和,夫妻二人两次被逐出家门,芸娘病重,贫困交加,不得不骨肉分离,儿子送人当学徒后早夭,女儿早许配人家。后芸娘终因病难治先一步离去,沈三白后半生孤苦飘零。 

他的快乐的时光多数是与芸娘一起度过,青年时成婚的喜悦,琴瑟和鸣,志趣相投,会友纵情山水。中年入广做生意,过了段与妓女玩乐的纸醉金迷的生活。卖书画、做生意,虽能赚点,却仍是家徒四壁需借钱度日,好在后给朋友做幕僚,多少后半生稍微安稳些。 

虽都是些平常家事,可又有多少人的人生是轰轰烈烈,功成名就的。甚至沈三白都算不得一个文人,他的文字有愁绪的,却也恬淡满足。他和芸娘是一对和谐的夫妻,虽然二人因性格及处事原因导致人生的坎坷与贫困,却也真性情地度过了平凡的一生。人无完人,但他们的心都有一片宁静的桃花源,只愿乡间竹篱茅舍,共游山水,白头偕老。 

“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”是一种淡淡的忧伤。这场“浮生”,于这对夫妻而言,虽然有未能相守白头的遗憾,但情之所至,性情之真意,也算不枉此生的情谊了,更是相许了来生的约定。

《浮生六记》是文言文,慢慢品读还是很有乐趣的,文字清新无雕琢,但情之真挚动人。愿你看到你想看到的一段夫妻情缘,或者一段浮生梦境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列表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